临客路漫漫回家团圆甜

【发布时间:2020-09-03】


1月9日深夜,北京站候车室,等候K4051次列车检票的旅客。一位旅客满脸笑容,怀抱北京特产红星二锅头当作年货。


外出务工人员王师傅戴着去年冬天从东北买的十块钱耳罩回家,黑色的耳罩与头发连成米老鼠状头饰。


五岁半的戴一凡小朋友在玩垃圾分类小车。


旅客上车完毕,等待发车。


凌晨,列车行驶在华北大地,乘客躺在座椅上睡觉。

  时间:1月9日-10日

  事件:今年春运北京首趟临客运送旅客回家团圆

  “要回家咯!”1月9日夜里,夏映生在今年春运北京首趟临客K4051次列车检票口高举自己身份证,高兴地大喊。

  夏映生是江苏如皋人,今年54岁,在京务工十几年。看着北京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,夏映生也在为自己的小家做努力。这些年来,他基本每天早上六点不到起床,晚上七点后回到住处,平均每个月休息不到两天。刨去每日上交的10块饭钱,他一天到手工资220元。夏映生很节省,每个月除了购置生活必需品花费的两百块外,剩下的钱基本都攒着带回家。“这不是说我老婆管我严,不让我花钱,人嘛,对自己得有要求。”

  夏映生这次回家有自己的目标,“先整理整理家里的桑树地,再把家里八九年前装修的老房子花五六万简单翻新一下,好给快30岁的儿子今年10月1日娶媳妇用。”聊到自家孩子,夏映生的眼角都是笑意,“儿子比我高、比我帅,在南京城里有稳定工作,还特别懂事听话。”

  和夏映生一样,期待着回家见孩子的还有来自江苏徐州的宗世成和张弛,他们是在北京做乘车位立体安装的老乡。因为着急赶火车,俩人还没来得及给家里人带礼物。“人回去就是最大的心意。”宗世成挠挠后脖颈,不好意思地笑了。

  26岁的张弛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,可能是因为外出务工日子辛苦,常有人说他看起来三十好几。张弛说自己不是溺爱孩子的人,但每次回家都会尽自己所能地满足孩子们的要求。“能给的我一定给他们。”

  凌晨的车厢交接处,宗世成和张弛点着烟,讨论的话题从工作不知不觉就拐到了孩子,“希望孩子不要再过和自己一样的苦日子”,“做父母的,都想给孩子更好的”。

  这趟开往南通的临客列车上,不仅有盼着和孩子团圆的家长们,还有等着和长辈团圆的小朋友们。

  在徐州站下车中转,跟爸妈回河南外婆家的瑄瑄是一名中肯混血女孩。因为性格活泼、长相可爱,还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,瑄瑄在车上收获了许多旅客的喜欢。瑄瑄的父母常年在广州做生意,她一岁半后,从肯尼亚爸爸家来到中国和外婆生活,一年前被妈妈接回广州带在身边照顾。一想到马上就可以见到好久不见的外婆了,瑄瑄特别激动,一直到凌晨两三点才睡去。

  从徐州站上车的丁沐晨和瑄瑄一样,此行也是要去外婆家。“吃肉肉!”三岁半的丁沐晨挥着小手说出要到外婆家做的第一件事……

  春运像条纽带,将人们融在血液里的情感串联起来,在这一列长长的临客火车上,用各种形态表现着,这种双向依赖的不可分割。

  天色渐暗,列车驶入南通站。从北方的满天朝霞到南方的落日夕阳,十八个小时的风尘仆仆在回家团圆的甜蜜面前,都不算什么了。

  新京报记者 陈婉婷 摄影报道

上一篇: 周杰伦《天台游戏》评测:音乐与动作的结合

下一篇: 【湖北日报】热点分享还是密码上交?——WiFi分享软件乱象调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