莞城一母亲带两幼女流浪街头,社区:重点帮扶

【发布时间:2020-09-28】

▲7月31日凌晨,莞城中兴路河尾附近的小河涌边,梁某带着两个女儿在大树下露宿  记者 梁盘生 摄

前日,有热心市民向我们报料称,在莞城北隅社区,有一位妈妈带着两个本该上学的幼女时常露宿街头,以乞讨为生。两女儿还经常挨饿被骂,看着非常可怜。

接到报料后,记者于当晚凌晨前往现场发现,该女子和两个女儿确在露宿,且有一定时间了,与报料情况相符。后来向当地有关部门和社区求证时获悉,社区已将这个家庭视为重点帮扶对象,但帮扶效果不理想,目前也在寻求新的有效帮扶方式。

/ 市民报料 /  可怜孩子有学不能上

7月30日晚上,报料市民给记者发来几个视频。视频显示:一位妈妈带着两个女孩,在莞城兴隆新村露天健身公园的石墩凳子上睡觉,周边漆黑,她们也没有盖被子,环境也比较恶劣。另外的视频中,两个小女孩衣着褴褛,到报料人的店里讨饭吃,其中一个孩子还举起刚被妈妈打过的手,看着很可怜。

“这个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。”报料人对记者说。

报料人所在区域是莞城北隅社区,其在光明市场附近经营一家服装店,谙熟北隅社区的一些街坊情况,其中就包括报料中的妈妈。她说,“这个母亲叫梁某,是本地人,情况很复杂,两个女儿小嘉(化名)和小宝(化名)跟她在一起,像是受罪一般。”

情况有多复杂?报料人介绍说,梁某目前大约四十多岁,喜欢喝酒抽烟,平时一有钱就去买酒喝。“她的母亲也在莞城,六七十岁了,但是她们之间的关系并不好。”梁某生活也不规律,她还有一个大儿子,估计如果读书的话都大学毕业了。“大家都不知道他们的父亲”。

报料人之前并不了解梁某家里的情况,大概是2016年开始接触到这个家庭。今年5月起,她对这一家人接触得频繁,也更深入了解。当时小嘉跑来店里问吃的,得知她今年读三年级,很喜欢上学,但是她妈妈日常不接送,也不管不顾,过着三餐没着落的生活。她看着两个小孩可怜,还曾多次给小孩买衣服穿,甚至看到她们身上太脏了,还接到家里给她们洗澡。

据悉,报料人和周边好心人一样帮过这一家人,但是帮助的效果并不好。“还是希望用社会的力量,让小孩能早日回归正常生活。”

在北隅社区做了20年豆腐花生意的罗阿姨告诉记者,她也确有听过这个事情,有一段时间常见她在街上带着女儿捡垃圾,但是最近没怎么注意,有几天没见到她们了。“那两个女儿怪可怜的,没吃没穿的,又黑又瘦。”罗阿姨说。

/ 记者探访 / 

娘仨“蜗居”河涌边 女儿凌晨喊饿

针对报料人所说的情况,记者连夜到现场了解情况。

7月31日零点,莞城细村市场附近静悄悄的,不复白日的喧嚣,只有微弱的路灯照亮地面,路上行人稀少。如此深夜,真的会有人不住家里,带着两幼女露宿街头吗?

在报料人的指引下,记者在中兴路河尾附近的小河涌边看到了一大两小三个身影,“蜗居”于树荫底下。此时,梁某背靠大树,正端着一个一次性饭盒喝汤。她脚边停放着一辆超市手推车,上面有两个小孩挤在一起,个子小的孩子正趴着熟睡,大些的孩子,睁着眼睛,没有睡,脚耷拉在手推车外,身子无法自然伸展。

自述靠捡废品卖照顾孩子

看着记者到来,梁某明显有些警惕,放下手里的饭盒,盯着来人。为了让其放松警惕,记者以路人的身份说要报警,让警察给她们娘仨找个安全的地方睡觉。这时,梁某连连摆手拒绝。

梁某向记者介绍了自己的名字,并表明自己是莞城本地人,两个小孩是她闺女,不是“拐卖”来的,报警也没用,大家都认识她。

“本地人,为何不回家住?”面对这个问题,梁某说她没有家,也没有工作,每天只能靠捡纸皮和瓶瓶罐罐等换点钱,照顾两小孩。接着,她抱怨道现在废品很不值钱,一天也只能换四五元,不能度日。

她自述道,一天24小时,用小推车推着两个小孩捡瓶子,没有白日和黑夜之分,累了,就找个地方打盹。最近一段时间因为天热,她才到河涌边纳凉。

当时间来到凌晨1时许,中兴路河尾附近小河涌边,凉风习习,非常宜人。梁某说,她要照看两个孩子,不能睡觉,所以有点疲惫。

说话间,梁某点燃了一根烟,她满脸倦容地说:“男人都不靠谱,孩子的爸爸是‘瘾君子’,从来不照顾小孩,很多时候都是附近的好心街坊接济她们,勉强度日。”

此外,接近梁某一家时,记者并没有闻到异味。而两个小孩穿得干净。此前有街坊报料称,梁某不给孩子洗澡、洗衣服。梁某说,平时都是在路边的水龙头边洗脸,清洗的衣服也晒在树上。

“为了照顾小孩,所以没有工作”

“妈妈河里有鱼了。”在小推车里坐着不舒服的大女儿,趴在栏杆上,看着河面。闻听此言,梁某立马把女儿从栏杆边抱到自己身边,并叮嘱不要靠近河边。

“这样带着孩子流浪,不利于孩子成长吧?”面对质疑,梁某说,“这样带着孩子流浪,有上顿没下餐,肯定是不利于孩子成长。大闺女要读三年级了。”一说到读书,梁某立马站了起来,双脚并拢,情绪非常激动。她气愤地说,“我跑去接孩子放学,她的同学都称呼我闺女为‘所长’,后来打听才知道,学校老师经常让我家孩子在厕所罚站。”

当梁某点燃了第三根烟时,她大女儿咳嗽了几下。她迅速将手里的烟扔掉,并问女儿是否被烟呛到了。

“现在两个闺女就是我的一切。”梁某说,“以前我在一家酒店当服务员,自从8年前生了孩子,才丢了工作,一边工作,一边照顾小孩不现实,后来第二个闺女出生后,为了照顾两孩子,就开始流浪了。”

交谈间,她多次表示,“都是没有钱”才这样,长期麻烦亲戚朋友也不可能。

当时针指向凌晨2点时,梁某大女儿开始喊饿。记者询问得知,原来她们一天都没怎么吃饭,临近深夜的时候,才有附近的街坊送来一些食物。

/ 学校声音 /  希望孩子回到学校

记者了解到,小嘉就读于莞城某小学,今年九月开学将读三年级。据小嘉的班主任何老师说,“小嘉是从2017年九月进学校的,进来就读的一年级,当时她也了解了一些家庭情况。目前小嘉算是已经读完二年级了,不过她的基础薄弱,成绩不理想。”

何老师介绍,小嘉在学校期间,老师并没有对她区别对待。上课期间,小嘉会跟着一起听课,不过因为基础差,听课有些吃力,不怎么跟得上节奏。“有些同学的家长知道她的家庭情况,还主动给她更换了脏衣服,同时也凑钱帮她征订一些教辅资料等,并没有歧视等。”何老师说。

何老师说,“小嘉在学校读书的费用,包括早餐、午餐等,都由社区缴纳,可以说是全免费。家长职责主要是每天接送,还有和我们学校做好相关的工作就可以了,但是小嘉家长并没有办到,小嘉不能按时上学。”记者了解到,因为梁某带着小孩到处跑,老师家访也找不到人。

何老师说,学校也在密切跟着这个事情,经常与社区了解小嘉的情况。她坦言,现在是小嘉以及小女儿上学的年纪,希望能保证她们上学的时间,避免影响学习与成长。

/ 部门回复 / 

社区将继续重点帮扶她们

“梁某家庭情况十分复杂,一直是我社区的重点扶助对象。”记者向莞城北隅社区妇联了解梁某情况时,莞城北隅社区妇联主席赖惠如说,社区专门为梁某家庭建立了一个档案。目前正在积极进行下一步的工作,希望有效处理。

根据北隅社区提供的调查信息,梁某是当地户籍人口,大儿子交给母亲抚养长大。梁某母亲由于与梁某关系极差,已表明无能力也不再照料梁某母女3人。梁某经常酗酒,社区在走访中了解到,有街坊反映梁某有打骂孩子的行为,有时昏睡不醒,没有照顾好两名幼女。当地派出所亦多次接到群众报警,反映母女3人在兴隆小广场和榕树角广场等公共场所露宿。

调查信息显示,学校反映梁某大女儿小嘉经常迟到早退,更有隔三差五不上学,其母经常会在精神不清醒的状态下在上学期间带走孩子,更严重是自今年5月15日以来小嘉一直没有上学。班主任多次联系社区工作人员求助。小女儿到幼儿园上学三天就被梁某强行接走,面对老师问话她均不作答,无法沟通。

据了解,自2013年9月以来,社区就先后多方协调联系,为梁某申请廉租房(与梁某母亲签订合约),协助办理户口迁移,做亲子鉴定,进行精神状态鉴定,为其小女儿补办出生证,为其没有户口的2女儿联系申请入学。近两年来,在梁某与其母关系恶化后,梁某目前不肯续签租约时,社区还为梁某缴交房租、水电费。

多年来,社区工作人员和社工对梁某情绪辅导、酗酒问题、幼女的照顾等进行了跟进、监督以及帮扶,定期探访并在节假日送上米、油、衣服等生活必需品;莞城妇联和爱心父母曾多次为她们送上慰问金和慰问品。但是,梁某并未将外界的帮扶用于照料2女儿上,反而利用慰问金来买酒喝。根据社区的反映,目前梁某所住的出租屋因为垃圾堆积,她便没有回去住。

记者了解到,目前,社区还为梁某小女儿也申请到了莞城某小学的学位,而且为了解决异地接送的问题,社区还帮小女儿申请到和大女儿同一所学校,方便家长接送。而且学费,早餐、午餐等全部免费,她只要接送一下女儿,与学校保持联系就可以了,但是这样梁某还是办不到。

赖惠如表示,“虽然梁某情况复杂,但是社区也不会不管不顾。接下来,北隅社区将与莞城妇联,以及其他部门共同协作,进一步与梁某进行深度沟通。其首先了解清楚孩子的出生情况,解决孩子的户口问题等,希望最终将这个问题解决好。”

如何更有效地帮到这母女三人,记者将对此持续关注,也欢迎广大市民和读者朋友提供建议。(记者 梁盘生 付碧强 实习生 王振儿)

上一篇: 专科批常规志愿投档最低分公布

下一篇: 2018年东京电玩展开幕 电子竞技成热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