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南农垦:破旧立新迎来好风光

【发布时间:2021-02-01】

  【百城百县百企调研行】

  11月,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,海南农垦的“购物车”装得满满的,分别与澳大利亚和瑞士的公司签订了两大项目采购协议,签约金额3.1亿元,同时,与国外相关企业就2019年拟进口天然橡胶、木材、种猪、热带水果、热带农产品等达成采购意向,金额超过20亿元。

  海南农垦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、董事长杨思涛表示:海南农垦正在加快改变“一胶独大”局面,同时加快“走出去”步伐,乘着开放型经济的航船,驶向更广阔的远方。

  曾一度面临生存危机的海南农垦,近3年来基本完成垦区集团化、农场企业化、社会管理职能属地化等关键领域改革,连续三次在农业农村部组织的量化考核中排名第一。今年前3季度,在天胶价格跌破1万元/吨的情况下,该集团仍实现汇总营业收入156亿元,利润总额2.96亿元。

  摘“官帽”一心一意搞经营

  海南农垦成立于1952年,是全国第三大垦区。在计划经济时代,海南农垦对当地GDP贡献率一度达到30%以上。

  改革开放后,“政企合一”“社企不分”等体制机制弊病使海南农垦背上沉重包袱。数十年来,海南农垦多次探索改革,但由于缺乏顶层设计引领和政策保障,始终难以突破深层次体制藩篱。

  党的十八大以来,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推进全面深化改革。2015年,党中央对新时期农垦改革作出重大决策部署,引领海南农垦改革再出发。

  在新一轮改革中,海南农垦大刀阔斧去行政化,海南农垦总局整体撤销,不再作为实体机构存在,668名干部职工被分流到地方。下属农场国土科、组织科、计生办等政府职能科室全部撤销,4000多名农场干部行政级别被取消,“处长”“科长”成为肩扛经营指标、紧盯盈利目标的企业经营管理人员。长达60多年的“政企合一”历史宣告结束。

  红明农场公司董事长王波坦言:“官帽”被摘了,很多人开始接受不了,心里不舒服,毕竟有的人干了一辈子好不容易混到一个科长,一个处长,这说没就没了,但后来大家还是逐步想明白了。

  因为以效益论英雄、以业绩定薪酬的考核制度使干部有了新的获得感:可以有更多时间来一心一意搞经营了,同时场长变为企业董事长后收入显著提升。“官帽”没了,“腰包”鼓了。旧的分配格局被打破,干事创业热情高涨,大家见面不再比谁官大,比的是谁家经营效益好。

  “以前农场干部拿的是死工资,农场亏损对自己影响也不大。现在不一样了,整天脑子里都想着怎么搞好经营,怎么完成经济指标,既有压力又有动力。”王波说。改革后,王波的工资一年从8万元涨到16万元,再加上绩效总共有22万元。红明农场也取得了较好的经营业绩,仅荔枝一项,今年产值就达2.2亿元。

1 2 3 共3页

上一篇: 流感病毒变异转攻孩子脑部?国家卫健委否认

下一篇: 国家公务员网精选面试热点与解析:对超市“马甲蛋”该规范了